工作回忆-先从大学毕业说起

轩之墨 1个月前 隐墨
36 0
工作回忆-先从大学毕业说起

一直都想写点东西记录一下自己十年来的工作,现在终于又了些闲暇,可以从码代码的繁琐工作中抽离出来,浅尝一下码字的惬意和快感。

十年来的工作让我深刻感觉到选择的重要性,以及保持一个纯心的重要性,而这十年来,我最守不住的是坚持,缺了这份坚持,让我变成了一个走不到成功,又回不到初心的人。

关于工作,我想还得从毕业那年开始说起

那是2019年的冬天,本应该留在学校做毕业设计的,而我却选择了提前出来工作,因为我的毕业设计提前就做完了,这事要从毕业选题说起,我本来是一个擅长嵌入式程序设计的学生,而我在毕业设计中却无奈的选择了C# 的程序设计,原因是我们课题组一共三个人,选择的题目是点阵屏幕,老师要求要有数据传输,有操控屏幕的PC软件,我们组唯一的女同学质疑承担嵌入式编成部分,而我另外那个哥们鸡贼的选择了硬件部分。

之所以这么讲,原因是我们这些人都参加了老师的一个培训班,单片机系统设计,这个培训班非盈利性质,主要是让我们这些单片机爱好者能够更多的参与实践,而不是拿着课本里的知识去工作。单片机培训班自然没有PC端软件的教学,而我们的专业课唯一一个软件设计课程是Delphi,我自学的是C#,当时对于Delphi简直是嗤之以鼻。

既然自己学了点C#的皮毛,于是在课题中选择上位机开发也就没有了推脱的理由。

软件的需求其实本身不复杂,就是能够讲输入的汉子或者英文,通过串口,转CAN总线发送到硬件端进行显示,因此只需要讲文本的字符串发送出去就好,另外就是设置一下滚动方向等等。当时年轻气盛硬要给自己加磅,给老师提出要增加一个预览功能,讲点阵屏幕在PC端模拟显示,因此这部分功能让我熬了将近4个日夜,头发从此再也没有茂盛过,而这对于我去外面找工作没有任何的帮助。

我花了一个星期搞完毕业设计后,就匆忙的开始投简历,因为老婆考研的目的地是天津大学,因此我的简历方向也是天津,于是很快就收到了一个面试,天津的一个电子厂做嵌入式软件开发。我当时真是兴奋不已,幻想着可以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穿梭,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拿着笔记本开发程序。

从张家口上学,到天津面试对我其实是一个小小的挑战,我从小到大没有去过几个地方,对于陌生的地方总会有一些恐惧心理,还好约了舍友一起去,打算顺便去天津大学的招聘会上投投简历。

来到天津,一出火车站就看到了那个标志性的大钟,那个年代还没有智能手机,别说导航,连个电子地图都没有,我们两个拿着纸质的那种可以展开很大一张的地图,根据目的地去找公交车,倒几趟公交车忘记了,只记得车窗外的风景从高楼林立的街区,逐渐的变成了没有任何装潢的居民楼,然后步入荒凉。

快到终点的时候,我都有些打退堂鼓了,车上都没有什么人了。那应该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工业区,在天津河西区的小海地,一个大院里面很多小厂,来往的几个工人操着一口天津话,都是陌生的气息。

这个公司在2楼,乘坐一个脏兮兮的货梯上了2楼,公司的HR是个比较爱打扮的中年妇女,把我们直接带到了门口旁边的会议室直接面试,后来我才知道面试我的居然是厂长和一个高工。

厂长是个老头,估摸着跟我爷爷一般年纪了,口音不是天津话,说话也很和气,反倒是那个高工面试一本正经的问各种问题,舍友就在我后面坐着看着我被虐,哈哈

因为当时我只接触过弱电部分,基本上都是围绕单片机相关的,面试官突然问了一个从220V转5V的电路,让我从写字板上画出来,我当时一脸茫然,心跳也开始加快,我根据一些模糊的印象画出了整流桥,然后随便画了一个变压器,可能连开关管都没有画,直接在后面加了个7805,就给把5V输出来了,确实菜的不行。 高工应该是看出我完全不懂,步步紧逼的问我变压器怎么工作,尴尬,整流完了加在变压器就没个蛋用了。没等我回答,他接着又问我PFC相关的问题(久远的记不清是不是PFC了),我满脑子里正愁怎么回答,厂长直接笑呵呵的说,他这个更不知道了。

面试在一度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,HR笑盈盈的把我们两个送了出来,自己也知趣,接下来就看准第二天天大的招聘会吧,多投简历。

当时觉得天津是个非常好的地方,没有大北京的节奏,城市小一点,竞争小一点,女朋友未来还在这里读研,一切感觉都是很清晰的一个目标。

我们两个连夜赶到了天津大学,因为联系的住宿是一个临时住所,那时候住不起酒店的,只能在天津大学的内部的平房里租一晚。现在都忘记了是怎么找到的了,猜测应该是赶集网这类的信息网站。总之天大里面的环境也是很有年代感,都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房子吧,我们两个整了小卧室凑合了一晚上。

后来投简历的场景完全不记得了,怎么回的学校也完全记不起来了,回到学校没有多长时间,那个公司居然通知我面试通过了,在没有毕业证的情况下就可以去工作。

我去,这简直了,头一次面试,面的还那么烂居然通过了,当时还在想是不是被骗了,会不会被拐卖走了,哈哈,一个大小伙子估计也有销路。

无论心里怎么想,最终还是选择了去。这也许不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,但一定是我人生中最具有纪念意义的一份工作,因为这是一份正式的工作,他不是临时工,不是在学校里当家教,不是在大卖场发传单,也不是商场推销TCL电视机,这是一份按月拿工资的工作。

为了这份工作,我回了老家,还专门从家里又拿了一套被褥,装在一个蛇皮袋子里面。还从家里拿了3000块钱,因为第一个月没有工资,我需要一个缓冲。

还是胆小,在最后要出发的时候,我找了我舅舅家的表哥送我一程,没见过世面真是太可怕。

我们大概是入职的头一天晚上到的天津,那一天下了大雪,那应该是几年不遇的一场大雪了,我们两个人扛着蛇皮袋子走在小海地的巷子里,天已经黑下来了,我还没有找到一个靠谱的房子。天津的房子和有意思,他们管两室一厅叫偏单,管一室一厅叫独单。以我的经济条件肯定是住不起独单的,那个时候的独单应该在800左右一个月。当时我在赶集网上还真找到一个合租,他正巧也是在那附近工作,准备找个人一起租一个偏单,可是当我打通他电话的时候顿时没有了合租的想法,对方是一个女的,我那个时候是真他妈的单纯,尽管我表哥一直在怂恿我一起合租,我还是毅然决然的给拒绝了,坦白说,还是害怕,总觉得有人想害朕。

一直到晚上8点了,我们都没找到合适的房子,那个时候也没想到什么中介,估计是那个时候我爱我家链家这些还没有。我们两个准备找个旅馆先歇歇脚,明天办理完入职手续后在找地方住,没想到儒家那么贵,要168一晚,真是消费不起,我们顺着街道继续走,雪越下越大,路上已经开始有些许堵车了,很多出租车陷在雪地里走不动了。我们路过一家洗浴中心,108可以在大厅过夜,我刚从学校走出来,对洗浴中心居然也是他娘的害怕,应拉着我表哥继续往前找我认为更安全更便宜的地方。

我们大概走了三公里的路,一路上都是厚厚的积雪,空中也还飘着大雪,我们走到了天津科技大学的门口,问了路人打听到学校里有招待所,哎呀,这才是我要找的安全的地方,在学校里肯定是中规中矩的,又叫招待所,肯定是那种便民的小旅馆。直到我们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,这学校里的招待所一点都不比外面的如家便宜,一晚上要224元,看着服务员略带鄙视的微笑,在看看我们两个扛着蛇皮袋子的湿漉漉的肩膀,心想去他妈的,住下吧,太累了。

人生往往就像这找酒店一样,路过最好的,放弃一个相对稳妥的,最终走到了一个你最不愿意接受的地方去接受它。

版权声明:隐墨 发表于 2021-03-01 23:03:41。
转载请注明:工作回忆-先从大学毕业说起 | 电子导航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